晚清詩界革命二巨子

晚清詩界革命二巨子則指的是黃遵憲和丘逢甲兩位晚清詩人,在當時混亂的時代,他們主張通過改革來挽救積貧積弱的中國,另一方面,提筆撰文來喚醒國人的意識。可以說,他們“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馬上定乾坤”。

1、[清] 黃遵憲

黃遵憲(1848年4月27日-1905年3月28日)漢族客家人,字公度,別號人境廬主人,清朝詩人,外...

2、[近代] 丘逢甲

丘逢甲(1864年~1912年),漢族,字仙根,又字吉甫,號蟄庵、仲閼、華嚴子,別署海東遺民、南武山...

推薦詩詞

擬古 其一(魏晉·陶淵明)

榮榮窗下蘭,密密堂前柳。
初與君別時,不謂行當久。
出門萬里客,中道逢嘉友。
未言心未醉,不在接杯酒。
蘭枯柳亦衰,遂令此言負。
多謝諸少年,相知不忠厚。
意氣傾人命,離隔復何有?

白湖寺后溪宿云門(唐·常建)

落日山水清,亂流鳴淙淙。
舊蒲雨抽節,新花水對窗。
溪中日已沒,歸鳥多為雙。
杉松引直路,出谷臨前湖。
洲渚晚色靜,又觀花與蒲。
入溪復登嶺,草淺寒流速。
圓月明高峰,春山因獨宿。
松陰澄初夜,曙色分遠目。
日出城南隅,青青媚川陸。
亂花覆東郭,碧氣銷長林。
四郊一清影,千里歸寸心。
前瞻王程促,卻戀云門深。
畢景有余興,到家彈玉琴。

踏莎行 閑游(宋·劉將孫)

水際輕煙,沙邊微雨。荷花芳草垂楊渡。多情移徙忽成愁,依稀恰是西湖路。血染紅箋,淚題錦句。西湖豈憶相思苦。只應幽夢解重來,夢中不識從何去。

泥孩兒(宋·許棐)

牧瀆一塊泥,裝塑恣華侈。
所恨肌體微,金珠載不起。
雙罩紅紗廚,嬌立瓶花底。
少婦初嘗酸,一玩一歡喜。
潛乞大士靈,生子愿如爾。
豈知貧家兒,生子瘦如鬼。
棄臥橋巷間,誰復顧生死?
人賤不如泥,三嘆而已矣!

昭君怨 梅花(宋·鄭域)

道是花來春未,道是雪來香異。
竹外一枝斜,野人家。

冷落竹籬茅舍,富貴玉堂瓊榭。
兩地不同栽,一般開。

金鄉送韋八之西京(唐·李白)

客自長安來,還歸長安去。
狂風吹我心,西掛咸陽樹。
此情不可道,此別何時遇。
望望不見君,連山起煙霧。

小兒垂釣(唐·胡令能)

蓬頭稚子學垂綸,側坐莓苔草映身。
路人借問遙招手,怕得魚驚不應人。

淮陰行(唐·劉禹錫)

何物令儂羨,
羨郎船尾燕。
銜泥趁檣竿,
宿食長相見。

春日雜書十首 其八(宋·朱淑真)

一年妙處清明近,已覺春光大半休。
點檢芳菲多少在?翠深紅淺已關愁。

滿江紅·云氣樓臺(宋·吳文英)

云氣樓臺,分一派、滄浪翠蓬。開小景、玉盆寒浸,巧石盤松。風送流花時過岸,浪搖晴練欲飛空。算鮫宮、祗隔一紅塵,無路通。
神女駕,凌曉風。明月佩,響丁東。對兩蛾猶鎖,怨綠煙中。秋色未教飛盡雁,夕陽長是墜疏鐘。又一聲、欸乃過前巖,移釣篷。

骰宝大小玩法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