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見歡·無言獨上西樓

[唐] 李煜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一名烏夜啼,又名上西樓、西樓子、月上瓜洲、秋夜月、憶真妃)
--------------------------------------------
亡國之音哀以思——李煜兩首《相見歡》的解讀

一、李煜生平及詞風衍演

李煜(937-978)公元961年即位,史稱南唐后主。他登位之時,宋已代周建國,南唐形勢風雨飄搖。他在對宋委屈求全中過了十幾年茍安生活。南唐為宋滅之后,他被俘到汴京,過了約兩年囚徒生活,終為太宗賜鴆毒殺。

李煜在政治上十分無能,文藝上卻頗有成就,工書善畫,妙解音律,尤工于詞。他的創作分為前后兩個階段:前期不修政事,縱情于吟詠宴游,笙歌燕舞,為了使宮女的舞姿更加曼妙婀娜,荒唐病態竟至于讓宮女束腳,戕害中國女子裹腳陋習便起于其人。他這一時期的詞作大都反映了他荒淫奢靡的官廷生活,這些詞雖在技巧上已日臻成熟,實則為南朝宮體和花間詞風的承續。后期則為入宋之后,此時,他逐漸從醉生夢死中清醒過來,對屈辱的拘囚生活極為憤懣感傷,他的詞開始轉向抒奏亡國之音,傾瀉其“日夕以眼淚洗面”的深哀巨慟,他的詞有了打動人心的恒久的藝術力量。可以說,亡國使他丟掉了皇帝的寶座,卻使他在詞的創作上獲取了巨大的成就,誠如清人王國維評價:“詞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為士大夫之詞。”便是對他文學地位的中肯評價。

二、《相見歡》的“細讀”

西方新批評學派在解讀詩歌時采納重視文字本身在作品中的作用的“細讀”方式,他們認為,文字是組成篇什的基礎,而文字表現出的形象、肌理、色調、語法乃是評說一首詩歌的重要依據。下面,筆者就用這種“細讀”的形式對兩首《相見歡》的意義加諸簡評。

(一)《相見歡·林花謝了春紅》

1、“林花”:滿林花樹;“謝了”:表現一種美好事物--美好之節、美好之花、美好之色--零落凋殘的悲慨;“春紅”:代落英;“太匆匆”:花開短促,體現為對美的凋零的傷悼之感。

2、“無奈朝來寒雨往來風”:花謝匆匆之因。“朝”與“晚”、“雨”與“風”的對舉,極盡朝暮風雨摧殘施虐的無可抗爭之悲緒。

3、“胭脂淚”:承上文之“春紅”,悲極艷絕,確有杜甫“林花著雨胭脂濕”的意蘊;“留人醉”:悲傷凄惜,人迷心醉,是“花”對賞花者的相留,還是“人”對賞花者的相留?或可作多義詮解;“幾時重?”:猶言“何時可再?”,用花之凋謝與人之離別展現了一種難以挽回的痛苦惋嘆。

4、“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長恨”、“長東”,悲緒難平。系悲沈恨極的哀切之辭。

(二)《相見歡·無言獨上西樓》

1、“無言獨上西樓”:“無言”,無盡思緒,無可傾訴;“獨上西樓”:登高問月,無人傾訴、心境落寞的行為觀照;“月如鉤”:寂寞清愁的意象,月圓必缺,載荷著人生的無常之悲。

2、“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種著梧桐樹的寂靜庭院為秋色籠罩(梧桐,古有“梧桐樹,三更雨”、“疏雨滴梧桐”等句),“寂寞梧桐”,似有人樹泯合之感;“深院”,庭院深深,音訊隔絕杳無;“清秋”:背景,為通篇充溢的“離愁”愁起之由。全句摹畫了一幅意境朦朧、浸染著哀愁的圖畫。

3、“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表現了心宇深處深深的寂寞、萬般的無奈和無法排遣的離愁。

4、“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別是一般滋味”指離愁,即“離愁在心頭”之意。如果說前文還用“剪”和“理”的動作對離愁加以形象摹刻,本句則將離愁寫得無可形狀、無以陳述,為更深一層的寫法。

三、《相見歡》的喻況

“尼采謂:‘一切文字,余愛以血書者。’后主之詞,真所謂以血書者也”。(王國維《人間詞話》卷上)對任何一個作家的作品的解讀,都離不開對其本人生平和思想的了解,因為在作品中,無一例外地蘊藉著作者自身的愛憎情感和思想觀念,所以法朗士說“文學作品都是作家的自敘傳”。這句話是否絕對我們姑且不論,但其某種程度上反映了文學創作活動的本質是毋庸置疑的。的確,作品往往折射著作者本人的經驗體悟和身世感發,李煜正是以他的心和血才澆瀝出這兩首《相見歡》。

“林花”一詞,表面上是傷春詠別,但細作探求,“人生長恨水長東”的深切悲慨,決非一般閨怨、離情,其“傷春詠別”,很難說沒有托意:上片惜花之意,實是自悲身世,朝雨、晚風,摧殘不已;下片念淚留醉尚且不能,何況重返故國?國而“長恨”“長東”,悲慨難托難平。“無言”一詞,表面上看也是悲秋詠別,但細品尋微,詞中深深的寂寞、萬般的無奈和無法排遣的離愁,也決非一般離別相思,而是有所喻況:上片“梧桐”,是慘遭幽閉的物象,而“深院”難道不正是囚身之喻?下片的離愁無疑可以解為去國之愁。心品之下,確可品出“亡國之音”的況味,難怪宋人黃升評注:“此詞最凄惋,可謂‘亡國之者哀以思’。”正因為如此,我們可以說,李煜詞中所表現的情感哀傷深摯,莫不是字字見血,有如血淚凝鑄而成。

四、結論

李煜的兩首《相見歡》,雖然表面上都是寫相思離別,但他作為亡國之君,受人拘囚,又何敢明目張膽地在作品中言志而表明自已“故國之戀”、“亡國之痛”的情感呢?除非他覺著活膩了。因而在作品中以“喻況”流露情感。

因此,我們在賞析品讀時,不僅要明白作品所寫的外表情事方面的主題,更應把握作品中所流露的隱藏的某種心靈和情感的本質。

同時,由于兩者在內容情感上有著諸多的契合之處,甚至連標題也一樣,我們當然可將它們視為關系密切姊妹篇,因而,為了使學生對李煜“無言”一詞有更為深切的感悟,應將他的“林花”一詞作為補充閱讀材料以給學生,通過對舉并讀,使學生得到更為豐富的情感體驗。


地址:湖北省十堰市武當路馬家河路3號
鄒立群
[url=http://www.zhsc.net/html/2004427173128-1.html]http://www.zhsc.net/html/2004427173128-1.html[/url]

李煜

李煜(937年8月15日―978年8月13日),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初名從嘉,字重光,號鐘隱、蓮峰居士,漢族,生于金陵(今南京),祖籍彭城(今江蘇徐州銅山區),南唐最后一位國君。

北宋建隆二年(961年),李煜繼位,尊宋為正統,歲貢以保平安。開寶四年(971年)十月,宋太祖滅南漢,李煜去除唐號,改稱“江南國主”。次年,貶損儀制,撤去金陵臺殿鴟吻以示尊奉宋廷。開寶八年(975年),李煜兵敗降宋,被俘至汴京(今河南開封),授右千牛衛上將軍,封違命侯。太平興國三年(978年)七月七日,李煜死于汴京,追贈太師,追封吳王。世稱南唐后主、李后主。

李煜精書法、工繪畫、通音律,詩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李煜的詞,繼承了晚唐以來溫庭筠韋莊等花間派詞人的傳統,又受李璟、馮延巳等的影響,語言明快、形象生動、用情真摯,風格鮮明,其亡國后詞作更是題材廣闊,含意深沉,在晚唐五代詞中別樹一幟,對后世詞壇影響深遠。

推薦詩詞

三將軍歌并序(清·張維屏)

三將軍,一姓葛,兩姓陳,捐軀報國皆忠臣。
英夷犯粵寇氛惡,將軍奉檄守沙角。
奮前擊賊賊稍卻,公奮無如兵力弱。
兇徒蜂擁向公撲,短兵相接亂刀落。
亂刀斫公肢體分,公體雖分神則完。
公子救父死陣前,父子兩世忠孝全。
陳將軍,有賢子;葛將軍,有賢母。
子隨父死不顧身,母聞子死數點首。
夷犯定海公守城,手轟巨炮燒夷兵。
夷兵入城公步戰,炮洞公胸刀劈面。
一目劈去斗猶健,面血淋漓賊驚嘆。
夜深雨止殘月明,見公一目猶怒瞪,
尸如鐵立僵不倒,負公尸歸有徐保。
陳將軍,福建人。
自少追隨李忠毅,身經百戰忘辛勤。
英夷犯上海,公守西炮臺。
以炮擊夷兵,夷兵多傷摧。
公方血戰至日旰,東炮臺兵忽奔散。
公勢既孤賊愈悍,公口噴血身殉難。
十日得尸色不變,千秋祀廟吳人建。
我聞人言為此詩,言非一人同一辭。
死夷事者不止此,闕所不知詩亦史。
承平武備皆具文,勇怯真偽臨陣分。
天生忠勇超人群,將才孰謂今無人?
嗚呼將才孰謂今無人,君不見二陳一葛三將軍!

春夜聞笛(唐·李益)

寒山吹笛喚春歸,遷客相看淚滿衣。
洞庭一夜無窮雁,不待天明盡北飛。

楊叛兒(唐·李白)

君歌楊叛兒,妾勸新豐酒。
何許最關人,烏啼白門柳。
烏啼隱楊花,君醉留妾家。
博山爐中沉香火,雙煙一氣凌紫霞。

瑞鶴仙·臉霞紅印枕(宋·陸淞)

臉霞紅印枕。睡覺來、冠兒還是不整。屏間麝煤冷。但眉峰壓翠,淚珠彈粉。堂深晝永。燕交飛、風簾露井。恨無人,與說相思,近日帶圍寬盡。重省。殘燈朱幌,淡月紗窗,那時風景。陽臺路迥。云雨夢,便無準。待歸來,先指花梢教看,卻把心期細問。問因循、過了青春,怎生意穩。

水調歌頭 送楊民瞻(宋·辛棄疾)

日月如磨蟻,萬事且浮休。君看檐外江水,滾滾自東流。風雨瓢泉夜半,花草雪樓春到,老子已菟裘。歲晚問無恙,歸計橘千頭。
夢連環,歌彈鋏,賦登樓。黃雞白酒,君去村社一番秋。長劍倚天誰問,夷甫諸人堪笑,西北有神州。此事君自了,千古一扁舟。

馬(唐·李賀)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鉤。
何當金絡腦,快走踏清秋。

元宮詞(一百三首)(明·朱有燉)

叆抹多官上直時,丹墀千隊列旌旗。
殿前每遇觀西馬,詔許宮臣輦路騎。

冬至(宋·朱淑真)

黃鐘應律好風催,陰伏陽升淑氣回。
葵影便移長至日,梅花先趁小寒開。
八神表日占和歲,六管飛葭動細灰。
已有岸旁迎臘柳,參差又欲領春來。

從子汝紹哀詞(有序)(明·王跂)

犀角詩書種,先生膝下孫。
龍雛偏愛彧,犧畫自傅翻。
棗栗分恒寡,球鏞語不繁。
家風十畝足,素業百城尊。
冰雪真人好,風流薄俗敦。
修詞精曲折,論史究株根。
門巷舊池穴,衣冠花水源。
誰知碎珠玉,遽見變乾坤。
天柱兇顱折,滄溟劫火燔。
腥膻裂俎豆,樵采犯陵園。
吾子何能見,無人可與論。
由來一棺土,俄逝九霄鹓。
忠義由天性,君親墮地恩。
彼哉國士報,陋矣賈人言。
處士吾家蠋,累囚楚客原。
汶篁移植返,郢樹系心存。
踏海孤英魄,登山只餓魂。
撫孤齡過隙,懷舊涕連痕。
短什留家譜,遺芬定可捫。

采蘩(先秦·詩經)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1];
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于澗之中;
于以用之,公侯之宮。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
被之祁祁,薄言還歸。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骰宝大小玩法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