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書》

年代:南朝

作者:沈約

《宋書》是一部記述南朝劉宋一代歷史的紀傳體史書。梁沈約撰﹐含本紀十卷﹑志三十卷﹑列傳六十卷﹐共一百卷。今本個別列傳有殘缺﹐少數列傳是后人用唐高峻《小史》﹑《南史》所補。八志原排在列傳之后﹐后人移于本紀﹑列傳之間﹐并把律歷志中律與歷兩部分分割開。 《宋書》收錄當時的詔令奏議﹑書札﹑文章等各種文獻較多﹐保存了原始史料﹐有利于后代的研究。該書篇幅大﹐一個重要原因是很注意為豪門士族立傳。

推薦詩詞

登鸛雀樓(唐·暢當)

迥臨飛鳥上,高出世塵間。
天勢圍平野,河流入斷山。

石將軍戰場歌(明·李夢陽)

清風店南逢父老,告我己巳年間事。
店北猶存古戰場,遺鏃尚帶勤王字。
憶昔蒙塵實慘怛,反覆勢如風雨至。
紫荊關頭晝吹角,殺氣軍聲滿幽朔。
胡兒飲馬彰義門,烽火夜照燕山云。
內有于尚書,外有石將軍。
石家官軍若雷電,天清野曠來酣戰。
朝廷既失紫荊關,吾民豈保清風店。
牽爺負子無處逃,哭聲震天風怒號。
兒女床頭伏鼓角,野人屋上看旌旄。
將軍此時挺戈出,殺胡不異草與蒿。
追北歸來血洗刀,白日不動蒼天高。
萬里煙塵一劍掃,父子英雄古來少。
天生李晟為社稷,周之方叔今元老。
單于痛哭倒馬關,羯奴半死飛狐道。
處處歡聲噪鼓旗,家家牛酒犒王師。
休夸漢室嫖姚將,豈說唐朝郭子儀。
沉吟此事六十春,此地經過淚滿巾。
黃云落日枯骨白,沙礫慘淡愁行人。
行人來折戰場柳,下馬坐望居庸口。
卻憶千官迎駕初,千乘萬騎下皇都。
乾坤得見中興主,日月重開再造圖。
梟雄不數云臺士,楊石齊名天下無。
嗚呼!楊石今已無,安得再生此輩西備胡。

孺子歌(先秦·先秦無名)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
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

東門之枌(先秦·詩經)

東門之枌[1],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穀[2]旦于差,南方之原。不績其麻,市也婆娑。

穀旦于逝,越以鬷[3]邁。視爾如荍[4],貽我握椒。

古別離(唐·韋莊)

晴煙漠漠柳毿毿,不那離情酒半酣。
更把馬鞭云外指,斷腸春色在江南。

臨江仙·峭碧參差十二峰(唐·牛希濟)

峭碧參差十二峰,冷煙寒樹重重。瑤姬宮殿是仙蹤。
金爐珠帳,香靄晝偏濃。
一自楚王驚夢斷,人間無路相逢。至今云雨帶愁容。
月斜江上,征棹動晨鐘。
謝家仙觀寄云岑,巖蘿拂地成陰。洞房不閉白云深。
當時丹灶,一粒化黃金。
石壁霞衣猶半掛,松風長似鳴琴。時聞唳鶴起前林。
十洲高會,何處許相尋。
渭闕宮城秦樹凋,玉樓獨上無憀。含情不語自吹簫。
調清和恨,天路逐風飄。
何事乘龍人忽降,似知深意相招。三清攜手路非遙。
世間屏障,彩筆畫嬌饒。
江繞黃陵春廟閑,嬌鶯獨語關關。滿庭重疊綠苔斑。
陰云無事,四散自歸山。
簫鼓聲稀香燼冷,月娥斂盡彎環。風流皆道勝人間,
須知狂客,判死為紅顏。
素洛春光瀲滟平,千重媚臉初生。凌波羅襪勢輕輕。
煙籠日照,珠翠半分明。
風引寶衣疑欲舞,鸞回鳳翥堪驚。也知心許恐無成。
陳王辭賦,千載有聲名。
柳帶搖風漢水濱,平蕪兩岸爭勻。鴛鴦對浴浪痕新。
弄珠游女,微笑自含春。
輕步暗移蟬鬢動,羅裙風惹輕塵。水精宮殿豈無因。
空勞纖手,解佩贈情人。
洞庭波浪飐晴天,君山一點凝煙。此中真境屬神仙。
玉樓珠殿,相映月輪邊。
萬里平湖秋色冷,星辰垂影參然。橘林霜重更紅鮮。
羅浮山下,有路暗相連

雨晴(唐·杜甫)

雨時山不改,晴罷峽如新。天路看殊俗,秋江思殺人。
有猿揮淚盡,無犬附書頻。故國愁眉外,長歌欲損神。

胡丈步曾遠函論詩卻寄(當代·錢鐘書)

汲古斟今妙寡雙,袖攜西海激西江。
中州無外皆同壞,舊命維新豈陋邦。
烽火遠書金可抵,丹鉛退筆鼎難扛。
不乾捫有談詩舌,掛壁年來氣亦降。

子夜四時歌(南北朝·南朝民歌)

春林花多媚,
春鳥意多哀。
春風復多情,
吹我羅裳開。

杵歌(七首。有序)(元·楊維楨)

亟亟城城城亟城,小兒齊唱杵歌聲。
杵歌傳作睢陽曲,中有哭聲能陷城。

骰宝大小玩法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