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年代:春秋時期

作者:佚名

《詩經》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收集了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五百多年的詩歌305篇。先秦稱為《詩》,或取其整數稱《詩三百》、《三百篇》。西漢時被尊為儒家經典,才稱為《詩經》,并沿用至今。 《詩經》約成書于春秋時期,漢代傳授《詩經》的有齊、魯、韓、毛四家。東漢以后,齊、魯、韓三家先后亡失,僅存《毛詩外傳》。毛詩盛行于東漢以后,并流傳至今。

推薦詩詞

天邊行(唐·杜甫)

天邊老人歸未得,日暮東臨大江哭。
隴右河源不種田,胡騎羌兵入巴蜀。
洪濤滔天風拔木,前飛禿鹙后鴻鵠。
九度附書向洛陽,十年骨肉無消息。

苦雨(當代·錢鐘書)

生憎一雨連三日,亦既勤渠可小休。
石破端為天漏想,河傾彌切陸沉憂。
徒看助長澆愁種,倘許分沾補愛流。
交付庭苔與池草,蚓簫蛙鼓聽相酬。

元宮詞(一百三首)(明·朱有燉)

王孫王子值三春,火赤相隨出內門。
射柳擊球東苑里,流星駿馬蹴紅塵。

南浦 春水(宋·張炎)

波暖綠粼粼,燕飛來、好是蘇堤才曉。魚沒浪痕圓,流紅去、翻笑東風難掃。荒橋斷浦,柳陰撐出扁舟小。回首池塘青欲遍,絕似夢中芳草。
和云流出空山,甚年年凈洗,花香不了。新淥乍生時,孤村路、猶憶那回曾到。余情渺渺。茂林觴詠如今悄。前度劉郎歸去后,溪上碧桃多少。

題省中院壁(唐·杜甫)

掖垣竹埤梧十尋,洞門對霤常陰陰。
落花游絲白日靜,鳴鳩乳燕青春深。
腐儒衰晚謬通籍,退食遲回違寸心。
袞職曾無一字補,許身愧比雙南金。

想東游五十韻(唐·白居易)

海內時無事,江南歲有秋。生民皆樂業,地主盡賢侯。
郊靜銷戎馬,城高逼斗牛。平河七百里,沃壤二三州。
坐有湖山趣,行無風浪憂。食寧妨解纜,寢不廢乘流。
泉石諳天竺,煙霞識虎丘。馀芳認蘭澤,遺詠思蘋洲。
菡萏紅涂粉,菰蒲綠潑油。鱗差漁戶舍,綺錯稻田溝。
紫洞藏仙窟,玄泉貯怪湫。精神昂老鶴,姿彩媚潛虬。
靜閱天工妙,閑窺物狀幽。投竿出比目,擲果下獼猴。
味苦蓮心小,漿甜蔗節稠。橘苞從自結,藕孔是誰鎪。
逐日移潮信,隨風變棹謳。遞夫交烈火,候吏次鳴騶。
梵塔形疑踴,閶門勢欲浮。客迎攜酒榼,僧待置茶甌。
小宴閑談笑,初筵雅獻酬。稍催朱蠟炬,徐動碧牙籌。
圓醆飛蓮子,長裾曳石榴。柘枝隨畫鼓,調笑從香球。
幕飏云飄檻,簾褰月露鉤。舞繁紅袖凝,歌切翠眉愁。
弦管寧容歇,杯盤未許收。良辰宜酩酊,卒歲好優游。
鲙縷鮮仍細,莼絲滑且柔。飽餐為日計,穩睡是身謀。
名愧空虛得,官知止足休。自嫌猶屑屑,眾笑大悠悠。
物表疏形役,人寰足悔尤。蛾須遠燈燭,兔勿近罝罘。
幻世春來夢,浮生水上漚。百憂中莫入,一醉外何求。
未死癡王湛,無兒老鄧攸。蜀琴安膝上,周易在床頭。
去去無程客,行行不系舟。勞君頻問訊,勸我少淹留。
云雨多分散,關山苦阻修。一吟江月別,七見日星周。
珠玉傳新什,鹓鸞念故儔。懸旌心宛轉,束楚意綢繆。
驛舫妝青雀,官槽秣紫騮。鏡湖期遠泛,禹穴約冥搜。
預掃題詩壁,先開望海樓。飲思親履舄,宿憶并衾裯.
志氣吾衰也,風情子在不。應須相見后,別作一家游。

桃源憶故人·玉樓深鎖薄情種(宋·秦觀)

玉樓深鎖薄情種,
清夜悠悠誰共。
羞見枕衾鴛鳳,
悶即和衣擁。

無端畫角嚴城動,
驚破一番新夢。
窗外月華霜重,
聽徹梅花弄。

贈陳二補闕(唐·杜甫)

世儒多汩沒,夫子獨聲名。
獻納開東觀,君王問長卿。
皂雕寒始急,天馬老能行。
自到青冥里,休看白發生。

浣溪沙(宋·蘇軾)

旋抹紅妝看使君。三三五五棘籬門。相挨踏破蒨羅裙。

老幼扶攜收麥社,烏鳶翔舞賽神村。道逢醉叟臥黃昏。

水龍吟·小舟橫截春江(宋·蘇軾)

小舟橫截春江,臥看翠壁紅樓起。云間笑語,使君高會,佳人半醉。危柱哀弦,艷歌馀響,繞云縈水。念故人老大,風流未減,獨回首、煙波里。推枕惘然不見,但空江、月明千里。五湖聞道,扁舟歸去,仍攜西子。云夢南州,武昌南岸,昔游應記。料多情夢里,端來見我,也參差是。

骰宝大小玩法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