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志》

年代:西晉

作者:陳壽

《三國志》是由西晉史學家陳壽所著,記載中國三國時代的斷代史,同時也是二十四史中評價最高的“前四史”之一。陳壽曾任職于蜀漢,蜀漢覆亡之后,被征入洛陽,在西晉也擔任了著作郎的職務。《三國志》在此之前已有草稿,當時魏、吳兩國先已有史,如王沈的《魏書》、魚豢的《魏略》、韋昭的《吳書》,此三書當是陳壽依據的基本材料,蜀國無史,故自行采集,僅得十五卷。而最終成書,卻又有史官職務作品的因素在內,因此《三國志》是三國分立時期結束后文化重新整合的產物。三國志最早以《魏志》、《蜀志》、《吳志》三書單獨流傳,直到北宋咸平六年(1003年)三書已合為一書。《三國志》也是二十四史中最為特殊的一部,因其過于簡略,沒有記載王侯、百官世系的“表”,也沒有記載經濟、地理、職官、禮樂、律歷等的“志”,不符合《史記》和《漢書》所確立下來的一般正史的規范。

推薦詩詞

中秋夜洞庭對月歌(清·查慎行)

長風霾云莽千里,云氣蓬蓬天冒水。
風收云散波乍平,倒轉青天作湖底。
初看落日沈波紅,素月欲升天斂容。
舟人回首盡東望,吞吐故在馮夷宮。
須臾忽自波心上,鏡面橫開十余丈。
月光浸水水浸天,一派空明互回蕩。
此時驪龍潛最深,目眩不得銜珠吟。
巨魚無知作騰踔,鱗甲一動千黃金。
人間此境知難必,快意翻從偶然得。
遙聞漁父唱歌來,始覺中秋是今夕。

箜篌引(又名公無渡河)(唐·李賀)

公乎公乎,提壺將焉如?
屈平沈湘不足慕,徐衍入海誠為愚。
公乎公乎,床有菅席盤有魚。
北里有賢兄,東鄰有小姑。
隴畝油油黍與葫,瓦甒濁醪蟻浮浮。
黍可食,醪可飲,公乎公乎其奈居。
被發奔流竟何如?賢兄小姑哭嗚嗚。

齊莊公歌(先秦·先秦無名)

已哉已哉。寡人不能說也。
爾來為。

滿庭芳 夏日溧水無想山作(宋·周邦彥)

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地卑山近,衣潤費爐煙。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憑欄久,黃蘆苦竹,擬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來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長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聽、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時眠。

滿江紅 暮春(宋·辛棄疾)

家住江南,又過了、清明寒食。花徑里、一番風雨,一番狼籍。紅粉暗隨流水去,園林漸覺清陰密。算年年、落盡刺桐花,寒無力。
庭院靜,空相憶。無說處,閑愁極。怕流鶯乳燕,得知消息。尺素始今何處也,彩云依舊無蹤跡。謾教人、羞去上層樓,平蕪碧。

菁菁者莪(先秦·詩經)

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見君子,樂且有儀。
菁菁者莪,在彼中沚,既見君子,我心則喜。
菁菁者莪,在彼中陵,既見君子,錫我百朋。
泛泛楊舟,載沉載浮,既見君子,我心則休。

里中女(唐·于濆)

吾聞池中魚,不識海水深。吾聞桑下女,不識華堂陰。
貧窗苦機杼,富家鳴杵砧。天與雙明眸,只教識蒿簪。
徒惜越娃貌,亦蘊韓娥音。珠玉不到眼,遂無奢侈心。
豈知趙飛燕,滿髻釵黃金。

古詩十九首(漢·漢無名氏)

東城高且長,
逶迤自相屬。
回風動地起,
秋草萋已綠。
四時更變化,
歲暮一何速!
晨風懷苦心,
蟋蟀傷局促。
蕩滌放情志,
何為自結束!

早春憶蘇州寄夢得(唐·白居易)

吳苑四時風景好,就中偏好是春天。
霞光曙后殷于火,水色晴來嫩似煙。
士女笙歌宜月下,使君金紫稱花前。
誠知歡樂堪留戀,其奈離鄉已四年。

水調歌頭·瑤草一何碧(宋·黃庭堅)

瑤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無數,枝上有黃鸝。我欲穿花尋路,直入白云深處,浩氣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紅露濕人衣。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謫仙何處?無人伴我白螺杯。我為靈芝仙草,不為朱唇丹臉,長嘯亦何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歸。

骰宝大小玩法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