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公案》

年代:清

作者:佚名

清末明初儲仁遜抄本小說之一。該書不提撰人。儲仁遜,見《劉公案》條。第六回之前詩云“得失榮枯總在天,強求悉是枉徒然。空懷志氣三千丈,虛度光陰五十年。眼底青春人已老,鏡中白發自相憐。聊將前代興亡事,野史編成作笑談。”據此可知作者乃一位不得志的書生,寫作此書時已五十歲左右。或猜作者即是儲仁遜,如是,則此篇作于民國初年。待考。書敘兄弟爭奪遺產釀成的人命悲劇。明朝嘉靖涿州良鄉有姚氏兄弟二人,兄姚庚、嫂劉氏貪婪兇惡。弟姚義、弟媳楊氏純厚知禮。父死,兄欲霸家產,殺弟,賣弟媳為娼。楊氏被賣至南京,途中啼哭,適逢微服私訪的直隸巡按毛登科。毛巡按助楊氏上州衙告狀。姚母知情后亦上州告狀,姚庚欲殺之,得太白金星救。而弟未死,與母重見,一起上州告狀。知州受兄賄。毛巡按按律處死姚庚、劉氏并知州。

  • 簡介
  • 第1回 毛巡按奉旨出京 昧大義惡兄害弟
  • 第2回 潑劉氏辱詈婆母 惡姚庚暗賣弟婦
  • 第3回 賣弟婦姚庚得銀 現天良州衙控告
  • 第4回 施嚴刑屈打成招 泄機關母子反目
  • 第5回 忤逆子半途殺母 杭州路母子相逢
  • 第6回 毛公立判凌遲罪 闔家相聚喜團圓

推薦詩詞

玉臺觀(唐·杜甫)

浩劫因王造,平臺訪古游。
彩云蕭史駐,文字魯恭留。
宮闕通群帝,乾坤到十洲。
人傳有笙鶴,時過此山頭。

同兒輩賦未開海棠(元·元好問)

枝間新綠一重重, 小蕾深藏數點紅。
愛惜芳心莫輕吐, 且教桃李鬧春風。?

招魂(先秦·屈原)

朕幼清以廉潔兮,身服義而未沫。
主此盛德兮,牽于俗而蕪穢。
上無所考此盛德兮,長離殃而愁苦。
帝告巫陽曰:“有人在下,我欲輔之。
魂魄離散,汝筮予之。”
巫陽對曰:“掌夢!上帝:其難從;
若必筮予之,恐后之謝,不能復用。”
巫陽焉乃下招曰:“魂兮歸來!
去君之恒干,何為四方些?
舍君之樂處,而離彼不祥些。
魂兮歸來!東方不可以托些。
長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十日代出,流金鑠石些。
彼皆習之,魂往必釋些。
歸來兮!不可以托些。
魂兮歸來!南方不可以止些。
雕題黑齒,得人肉以祀,以其骨為醢些。
蝮蛇蓁蓁,封狐千里些。
雄虺九首,往來倏忽,吞人以益其心些。
歸來兮!不可久淫些。
魂兮歸來!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
旋入雷淵,爢散而不可止些。
幸而得脫,其外曠宇些。
赤蟻若象,玄蜂若壺些。
五谷不生,叢菅是食些。
其土爛人,求水無所得些。
彷徉無所倚,廣大無所極些。
歸來兮!恐自遺賊些。
魂兮歸來!北方不可以止些。
增冰峨峨,飛雪千里些。
歸來兮!不可以久些。
魂兮歸來!君無上天些。
虎豹九關,啄害下人些。
一夫九首,拔木九千些。
豺狼從目,往來侁侁些。
懸人以嬉,投之深淵些。
致命于帝,然后得瞑些。
歸來!往恐危身些。
魂兮歸來!君無下此幽都些。
土伯九約,其角觺觺些。
敦脄血拇,逐人伂駓駓些。
參目虎首,其身若牛些。
此皆甘人。
歸來!恐自遺災些。
魂兮歸來!入修門些。
工祝招君,背行先些。
秦篝齊縷,鄭綿絡些。
招具該備,永嘯呼些。
魂兮歸來!反故居些。
天地四方,多賊奸些。
像設君室,靜閑安些。
高堂邃宇,檻層軒些。
層臺累榭,臨高山些。
網戶朱綴,刻方連些。
冬有宎廈,夏室寒些。
川谷徑復,流潺湲些。
光風轉蕙,汜崇蘭些。
經堂入奧,朱塵筵些。
砥室翠翹,掛曲瓊些。
翡翠珠被,爛齊光些。
蒻阿拂壁,羅幬張些。
纂組綺縞,結琦璜些。
室中之觀,多珍怪些。
蘭膏明燭,華容備些。
二八侍宿,射遞代些。
九侯淑女,多迅眾些。
盛鬋不同制,實滿宮些。
容態好比,順彌代些。
弱顏固植,謇其有意些。
姱容修態,絙洞房些。
蛾眉曼睩,目騰光些。
靡顏膩理,遺視矊些。
離榭修幕,侍君之閑些。
悲帷翠帳,飾高堂些。
紅壁沙版,玄玉梁些。
仰觀刻桷,畫龍蛇些。
坐堂伏檻,臨曲池些。
芙蓉始發,雜芰荷些。
紫莖屏風,文緣波些。
文異豹飾,侍陂陁些。
軒辌既低,步騎羅些。
蘭薄戶樹,瓊木籬些。
魂兮歸來!何遠為些。
室家遂宋,食多方些。
稻粢穱麥,挐黃梁些。
大苦咸酸,辛甘行些。
肥牛之腱,臑若芳些。
和酸若苦,陳吳羹些。
靦鱉炮羔,有柘漿些。
鵠酸臇鳧,煎鴻鸧些。
露雞臛蠵,厲而不爽些。
粔籹蜜餌,有餦餭些。
瑤漿蜜勺,實羽觴些。
挫糟凍飲,酎清涼些。
華酌既陳,有瓊漿些。
歸來反故室,敬而無防些。
肴羞未通,女樂羅些。
陳鐘按鼓,造新歌些。
涉江采菱,發揚荷些。
美人既醉,朱顏酡些。
嬉光眇視,目曾波些。
被文服纖,麗而不奇些。
長發曼鬋,艷陸離些。
二八齊容,起鄭舞些。
衽若交竿,撫案下些。
竽瑟狂會,搷鳴鼓些。
宮庭震驚,發激楚些。
吳歈蔡謳,奏大呂些。
士女雜坐,亂而不分些。
放陳組纓,班其相紛些。
鄭衛妖玩,來雜陳些。
激楚之結,獨秀先些。
菎蔽象棋,有六簙些。
分曹并進,遒相迫些。
成梟而牟,呼五白些。
晉制犀比,費白日些。
鏗鐘搖簴,揳梓瑟些。
娛酒不廢,沈日夜些。
蘭膏明燭,華燈錯些。
結撰至思,蘭芳假些。
人有所極,同心賦些。
酎飲盡歡,樂先故些。
魂兮歸來!反故居些。
亂曰:獻歲發春兮,汩吾南征。
菉蘋齊葉兮,白芷生。
路貫廬江兮,左長薄。
倚沼畦瀛兮,遙望博。
青驪結駟兮,齊千乘。
懸火延起兮,玄顏烝。
步及驟處兮,誘騁先。
抑騖若通兮,引車右還。
與王趨夢兮,課后先。
君王親發兮,憚青兕。
朱明承夜兮,時不可以淹。
皋蘭被徑兮,斯路漸。
湛湛江水兮,上有楓。
目極千里兮,傷春心。
魂兮歸來!哀江南!

念奴嬌 長干里(清·鄭燮)

逶迤曲巷,在春城斜角,綠楊蔭里。
赭白青黃墻砌石,門映碧溪流水。
細雨餳簫,斜陽牧笛,一徑穿桃李。
風吹花落,落花風又吹起。

更兼處處繰車,家家社燕,江介風光美。
四月櫻桃紅滿市,雪片鰣魚刀 。
淮水秋清,鐘山暮紫,老馬耕閑地。
一丘一壑,吾將終老于此。

李少婦詞(明·崔慶昌)

相公之孫鐵城李,養得幽閨天質美。
幽閨不出十七年,一朝嫁與梁家子。
梁家之子鸞鳳雛,珊瑚玉樹交枝株。
池上鴛鴦本成匹,園中蛺蝶何曾孤。
丈夫壯志仕遠方,山川阻絕道路長。
兒女含情不忍別,一別那堪腸斷絕。
高梧葉落黃花香,忽驚今日重陽節。
佳晨依舊復誰在,滿苑茱萸不堪采。
更上高樓望遠天,天涯極目空云煙。
不向旁人道心事,回頭滴淚空潸潸。
牛羊歸盡山欲夕,門外終無北來客。
此身愿得歸泉士,死后那知離別苦。
春花易落蘭早摧,鳳臺翠幄垂蛛絲。
芳魂不作武昌石,定寄湘江斑竹枯。
斑竹枝頭杜鵑血,血點淚痕俱不滅。
青山碧草夜茫茫,千古香魂墳上月。

泮水(先秦·詩經)

思樂泮水,薄采其芹。魯侯戾止,言觀其旂。
其旂茷茷,鸞聲噦噦。無小無大,從公于邁。

思樂泮水,薄采其藻。魯侯戾止,其馬蹻蹻。
其馬蹻蹻,其音昭昭。載色載笑,匪怒伊教。

思樂泮水,薄采其茆。魯侯戾止,在泮飲酒。
既飲旨酒,永錫難老。順彼長道,屈此群丑。

穆穆魯侯,敬明其德。敬慎威儀,維民之則。
允文允武,昭假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

明明魯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宮,淮夷攸服。
矯矯虎臣,在泮獻馘。淑問如皋陶,在泮獻囚。

濟濟多士,克廣德心。桓桓于征,狄彼東南。
烝烝皇皇,不吳不揚。不告于訩,在泮獻功。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車孔博。徒御無斁。
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爾猶,淮夷卒獲。

翩彼飛鸮,集于泮林。食我桑<黑甚>,懷我好音。
憬彼淮夷,來獻其琛。元龜象齒,大賂南金。


陸(宋·陸游)

初三新月見如期,重九黃花又及時。
俱是人間稱心事,典衣一醉更何疑?

長安秋望(唐·杜牧)

樓倚霜樹外,鏡天無一毫。
南山與秋色,氣勢兩相高。

思佳客 賦半面女髑髏(宋·吳文英)

釵燕攏云睡起時。隔墻折得杏花枝。青春半面妝如畫,細雨三更花又飛。輕愛別,舊相知。斷腸青冢幾斜暉。斷紅一任風吹起,結習空時不點衣。

祝英臺近·惜多才(宋·戴復古妻)

惜多才,憐薄命,無計可留汝。揉碎花箋,忍寫斷腸句。道傍楊柳依依,千絲萬縷,抵不住、一分愁緒。
如何訴。便教緣盡今生,此身已輕許。捉月盟言,不是夢中語。后回君若重來,不相忘處,把杯酒、澆奴填土。

骰宝大小玩法攻略